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香彌 > 笨福晉 >
繁體中文 笨福晉目錄  下一頁


笨福晉 page 1 作者:香彌

   
  楔子

  冬初,朔風呼號,月隱星稀,放眼望去,荒僻的四野是一片闃暗,只有不遠的山坳處,閃爍著些許的亮光。

  董海菱身披一襲陳舊的駝色斗篷,舉著一支火把,為正在修理車輪的男人照明著。

  “德叔,這輪子損壞得這么嚴重,還修得好嗎?”望著那嚴重變形的車輪,她微微蹙了眉心。

  她與姊姊代替父親去探望生病的姑母,回程時,馬車不慎陷入坑洞里卡住了,使勁推出后,后輪竟壞了,無法再前行,只得在這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荒野間就地修理。

  “二小姐甭擔心,再一、兩個時辰應該就能修好了。”德叔長滿粗繭的手拿著一顆石頭代替榔頭,與一把匕首交互使用,修理著損壞的部份。

  聽到左側傳來的喁喁交談聲,海菱的視線瞟向坐在篝火旁的兩名男女,看見他們很親密地依偎在一起取暖。

  那名披著白貂大氅的女子便是她的姊姊董海棠,她的粉頰被火光映照得紅通通的,嬌艷無比。男子則是她們的表哥常弘。

  董海棠將頭枕在表哥的肩上,常弘不知在她耳畔低聲說了什么,惹得她嬌笑出聲,一臉甜蜜,仿佛先前她為了馬車車輪損壞,無法在入夜前趕到城里,必須露宿荒野而大發了一頓脾氣的事不曾發生過。

  看著表哥對姊姊的呵護與疼惜,海菱的瞳眸微微一黯。

  常弘起身說道:“柴快燒完了,我再去撿些干柴回來。”

  “不用了,這種事讓海菱去做就好。”董海棠攔阻他,拉他坐回身邊。

  “可天色這么黑,讓海菱一個女孩子去……妥當嗎?”他有些遲疑地瞥了一眼舉著火把在為馬夫照明的海菱。

  “就是因為天色黑,所以沒有人比她更適合去了。”董海棠瞅向妹妹,揚聲命令,“海棠,你再去撿些干柴回來。”

  德叔張口想說什么,海菱朝他輕搖螓首,阻止他出聲,低聲應道:“嗯。”

  “海棠,我看我也一塊去好了,畢竟這兒荒郊野外的,也不知道有沒有狼群出沒?”常弘有些擔憂的嗓音傳來。

  董海棠輕描淡寫地開口,“你甭替她擔心了,在狼群發現她前,她便會先行避開了,她那雙眼睛不輸給貓兒呢。”

  海菱將火把交給德叔后,獨自一人徐徐走向幽暗的黑夜中,漸漸聽不到身后傳來的聲音了。

  他們休息的這處山坳,四周生長著一叢叢灌木,沒有較高大的樹,所以她必須走到較遠處,那邊有一片林子,才有枯枝可撿。

  她攏緊身上的駝色斗篷,走進黑魆魆的林子里,陰沉的林內寂靜得可怖,但她的表情卻沒有露出一絲懼意,因為黑夜的林子對她而言與白晝無異,她可以一覽無遺。

  她彎腰撿拾地上的枯枝,不久,懷里便抱滿了一堆干柴。

  準備往回走之際,她驀然瞥見不遠處有一道人影踉踉蹌蹌而來,她認出那是一名男子。由于多年前發生過一件事,從此令她對陌生男子產生莫名的畏懼,因此她緊張地抱緊懷里的干柴,旋身想盡快離開,但又發現那蹣跚不穩的身子似乎是受了重傷,隨時都可能倒下。

  她垂目,喃喃告誡自己,“沒看見,沒看見,不要多管閑事。”雖這么提醒自己,然而她卻遲遲無法邁開腳步離去。

  后面不遠處亮起了幾道火光與 喝追逐聲,似乎是在追趕著那人,她遲疑了下,良心終于戰勝了恐懼。

  她強忍著心頭的驚惶朝那人走去,壓低嗓音對他說:“你跟我來。”

  乍見一人突然出現在面前,男子冷不防地吃了一驚,防衛地抬起手中的劍。

  “快跟我來,他們要追上來了。”海菱低聲催促。

  天太黑了,他瞧不清楚她的模樣,從嗓音里聽出是個姑娘,他詫異地問:“姑娘,你是誰?為何要幫我?”身負重傷令他的聲音顯得粗啞而低沉。

  海菱沒出聲,見他步履不穩,仿佛隨時都會摔倒,她略一遲疑,便將干柴往胸前攏了攏,騰出一只手,畏怯地揪住了他的衣擺,領他朝左方而去。

  感覺得出來她似乎并無惡意,男子順從地跟著她走。

  兩人走了片刻,來到一處山壁前。

  “進去。”

  “進去哪里?”男子愣了愣,望著漆黑得看不清輪廓的石壁,委實看不出來她究竟是要叫他進去哪里。難不成她是叫他去撞壁嗎?

  “這里有個洞口。”她低聲說著,輕推著他穿越洞前一片半人高的草叢。這里是她適才在撿拾干柴時,看見一只兔子從里頭竄了出來,無意中發現的。

  他撥開草叢朝里面走去,這才發現原來草叢后方是一處洞口,略感驚詫地望了望四周,但目光所及之處盡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,他回頭發現她似乎要離開,連忙探手拉住她。

  “你做什么?放開我!”冷不防的被他扯住臂膀,海菱嚇了一跳,驚慌地掙扎著,摟在懷里的干柴因此落了一地。

  “你也進來躲一躲,那些人心狠手辣,找不到我,必會向你詢問,不論能不能從你這兒問出什么,事后一定會一刀殺了你。”漆黑中,他看不見她驚恐的神色,強行將她拉進洞里。

  把海菱拉進山洞后,他便松開了手,她則一臉惶恐的退到洞內最深處。

  “姑娘?”沒聽見她的聲音,他蹙眉睇向黝黑的山洞,洞內沒有半絲光亮,他根本看不見她在哪里。

  須臾,她才出聲,“那些人是誰?”

  “他們是一些流寇。”見她還在洞內,他才放心的盤腿而坐。他受的內傷太沉重,已快支撐不住,必須盡快運功療傷。忽然想起一事,他疑惑地問:“姑娘,你為什么要幫我?”

  “……我也不想幫你,可誰教我的良心沒有被狗給叼走。”她低喃地說,語氣里有一絲懊惱。

  她沒有想到好心幫了他,結果卻累及自己得和一名陌生男子困在這個山洞里。

  姊姊他們還在等她撿干柴回去,若久等不到她,姊姊一定又要生氣了吧!

  男子張嘴想說什么,卻聽她道:“噓,他們朝這里來了。”

  他凝目望向山洞外,視線透過那片掩住洞口的草叢,果然隱隱約約瞥見有幾道火光在黑夜里閃爍,他連忙凝神戒備,唯恐他們發現這處山洞。

  “居然不見了,還不快四處找找,他受了傷,一定跑不遠,千萬不能讓他給逃掉了!”洞外,一道冷酷的嗓音下達命令。

  “是。”

  半晌后,有人來報,“二頭目,四下都找不到人,他會不會逃到別處去了?”

  “該死,你們三個留在這兒繼續找,其他的跟我來。”

  見外面那幾人遲遲沒有發現這處山洞,他這才略略松一口氣。

  闃暗中,海菱蜷縮在一隅,縮著肩抱著膝,自始至終都不敢細看他的臉,因為他那滿臉的虬髯讓她覺得好可怕。低垂的眸光不經意地瞥向他的腿,她黛眉輕擰了下,那兒有一道傷口,正  的沁出血來。

  她躊躇半晌,深吸一口氣后,這才悄悄移近他,取出手絹。

  男子閉目調息運氣,忽然察覺有雙手摸向他的腿,準確地在他腿上的傷口系上一條巾子,替他包扎傷口止血,他疑惑地低聲問:“你……莫非能在夜里視物?”

  “嗯,他們過來了,別出聲。”輕聲示意他噤聲后,她再縮回角落去。

  他一邊閉目運氣療傷,一邊暗自戒備。

  良久,天際終于亮起了第一道曙光,驅走了黑暗,直到煦陽轉熾,他才徐徐地張開眼,發現外面的天色已大亮了。

  借著斜射進來的晨曦,他側首望見蜷縮在角落,緊偎著洞壁兀自沉睡的少女。
 
 
 

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說 彩票30选5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