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香彌 > 笨福晉 >
繁體中文 上一頁  笨福晉目錄  下一頁


笨福晉 page 22 作者:香彌

   
  這會兒縱使趕姊姊定,姊姊肯定也不會離開吧?

  對了,她再去勸勸常弘表哥,順便給他一筆銀子,看在以往的情份上,也許只要他向姊姊軟言哄上幾句話,姊姊會愿意跟他離開。

  這么一想,海菱連忙朝挹色樓而去。

  “福晉,您這么急要上哪去?”見她行色匆匆,珠兒連忙追上去。

  “去找表哥。”顧慮到常弘的面子,她向珠兒吩咐,“你先回寢樓去吧。”

  來到挹色樓的廂房,海菱吃驚地看見常弘在收拾行囊,似是準備要離開了。

  “表哥,你這是做什么?”

  “表妹,你來得剛好,我正要去向你告辭呢,在王府里叨擾這么久,我也該走了。”

  “那姊姊呢?”

  “她?”提到海棠,常弘神色不由得一黯,“她不想跟我走。”

  “表哥……”海菱一臉為難地看著他。她來此是希望他能帶走姊姊,但看樣子他是打算要一個人離開了。

  見她欲言又止,他出聲問:“怎么了?你是不是有什么話要說?”

  她抬目望著他半晌,這才道出來意,“既然表哥要離開,我希望你能帶姊姊一塊走。”

  “我問過她了,但她不愿意走,說要留下來。”常弘無奈地說。

  “可是姊姊她……”海菱躊躇著,不知道該不該讓他知道這件事,她怕他聽了心頭會很難過。

  見她神色有異,常弘問:“海棠怎么了?”

  在他追問下,考慮片刻,她決定據實以告,“姊姊她……想要王爺收了她。”

  “什么?!”常弘心頭一寒,總算明白她怎么都不肯跟他離開的原因。也對,他區區一個平民,憑什么跟堂堂一個親王比呢?論家世沒有家世,論權勢沒有權勢,更別說豫親王還長得俊美無儔,但……“她難道沒有想過他可是你的夫婿?”

  她無奈的回道:“姊姊一向都是如此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。”

  “沒錯,她本來就是個自私又任性的女人,哪會懂得替人著想。”常弘諷笑。他不是不了解海棠的個性,可先前被她的美艷迷了心魂,完全不在乎那些。

  當初兩人一起離開董家后,他便帶著她到江南做個小生意糊口,可她卻吵著要他買大屋,還要有一群奴婢伺候她,身上穿的要是綾羅綢緞,吃的要是山珍海味。

  他經商所賺的錢,壓根趕不上她揮霍的速度,弄到最后,甚至連房子都得變賣了,資金還是周轉不來,他的生意也因此跟著垮了。

  他不是沒有后悔過在她的央求下帶她離開董家,可后來一想,海棠已是他的女人,他就該負起責任,可誰知道她竟如此無情又貪慕榮華富貴,連妹妹的丈夫都想染指。

  海菱看得出來常弘在聽到此事后,很心痛也很憤怒,但她無論如何都不想把自己的丈夫讓給姊姊,所以還是說出了心里的話,“表哥,我知道姊姊已經是你的人了,所以盡管姊姊不愿意跟你離開,我還是希望你能帶她走,我準備了一筆銀子,應該可以維持你們好一陣子的生活。”

  “還有,我前些日子寫了封信,托人送去給舅舅,代你們向他求情,請求他接納你跟姊姊,我想這幾日應該就有消息了。”

  沒料到她竟會這么做,常弘有些意外地深睇了她一眼。在她的眼里,他再也看不到昔日那絲戀慕,此刻,為了保護自己的丈夫,她也不再像往日那樣任由海棠予取予求,眼里透著一抹罕見的堅定,這意味著——她是真的非常地在乎她的夫婿。

  沉吟片刻后,他問:“表妹,豫親王待你如何?”其實寄住在這里的這段時日,他已從不少下人那里得知,豫親王非常寵愛她的事,但他希望能親耳聽到表妹說。

  “他待我很好,我這輩子沒被人這樣疼愛、在乎過。”

  “那就好。”他沉吟著點了點頭,“那么那個人何時會帶回爹的消息?”

  “我想差不多就在這幾日了。”

  細思須臾,仿佛下定了什么決心,常弘抬起頭。“好,若是爹同意了我和海棠的婚事,那么即使海棠不愿意,我也會帶她回鄉,不讓她糾纏著王爺。”他的女人他該自己好好管教、管教了。

  “真的?謝謝表哥。”海菱欣喜地道謝。

  對于她的善良,他感到心疼與愧疚。“表妹,該道歉的是我們,我只是做我該做的事而已。”

  此刻屋里的人,渾然沒有發現有一抹人影悄悄杵在房門外,在聽完他們的談話后,露出一臉的憤恨和怨毒。

  第九章

  過了三日,海菱終于等到舅舅捎來的消息,看完信里的內容,她興高采烈地走向挹色樓。

  綿昱一回府便在回廊上瞥到一臉欣喜的妻子,他改變了原要走向寢樓的腳步,跟在她身后來到挹色樓。

  遠遠地,他便從敞開的房門看見她拿了一封書信遞給常弘,一雙眉霎時凝起,只見她滿臉笑靨地不知對常弘說了什么,常弘接過書信,展信看了會兒后,微微點了點頭,也回了幾句話。

  “……這真是太好了,謝謝你,海菱。”

  “是呀,表哥,這樣一來……”海菱話未說畢,便看見綿昱走進房里。

  “發生了什么好事?瞧你們兩人笑得這么開心。”他皮笑肉不笑地出聲,嗓音微透著一絲陰寒。

  常弘一凜,抬頭一看,發覺綿昱朝他射來的眼神透著一抹凌厲。

  先前他就感覺到豫親王似乎對自己懷有莫名的敵意,而此刻這厭憎的眼神令他再無疑問。可令他不解的是,他不知自個兒是哪里得罪豫親王了?

  沒料到會在這兒看見綿昱,海菱有些意外,她淺笑的解釋,“是這樣的,我剛收到舅舅托人送來的書信,所以便拿來給表哥。”

  舅舅終于愿意原諒表哥和姊姊了,這無疑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,所以她便迫不及待地趕來告訴表哥這個消息。

  “是嗎?信里寫了些什么?”綿昱不動聲色地攬住她的肩,睨了常弘一眼。

  接收到他投來的冷銳眼神,常弘先是不解,接著瞥見他親匿擁著海菱,那透著濃濃占有欲的神態令他心念一動,登時醒悟了一件事,原來豫親王之所以對他懷有敵意,全是因為海菱,他不禁啞然失笑。看來這位王爺是真的很在乎海菱。

  “信在這兒,王爺請看。”他不愿讓他再有什么誤解,于是坦然的將手里的信遞給綿昱。

  綿昱接過信,看完后,臉色稍霽,將信歸還給他。“這么說,你打算要娶董海棠了,本王先在此恭喜你們。”

  “謝謝王爺。”常弘連忙拱手回道。心里竊笑著果然如此,王爺那莫名的敵意霎時便消失無蹤了。

  “你打算何時前去提親?”這幾日,董海棠還不死心地千方百計想糾纏他,令他極不耐煩,巴不得快快把她攆出府。

  “大概就在這兩日,等我同海棠商量后,就過去向姨父提親。”

  “若有什么需要,盡管跟總管說,我會交代他一聲。”綿昱說著,便攜同海菱離開。

  走出挹色樓外,發現海菱臉上還是掛著止不住的笑容,他挑眉問:“常弘要和你姊姊成親,是他們的事,你干么笑得這么開心?”

  “好不容易取得舅舅的諒解,答應讓他們成親,我忍不住為他們高興嘛。”她說不出口其實她這么歡喜,是因為這樣一來,姊姊就會隨表哥離開王府,不會再吵著想當側福晉了。

  “他們應該很快就會離開王府了吧?”綿昱只關心這件事,若不是看在她的面子上,他早就下逐客令攆人了。

  “嗯,等表哥說服了姊姊后,應該馬上就會離開了。”
 
 
 

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說 彩票30选5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