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香彌 > 笨福晉 >
繁體中文 上一頁  笨福晉目錄  下一頁


笨福晉 page 26 作者:香彌

   
  “是,王爺。”鄂爾連忙出去,喚來兩名侍衛進來要將她押送刑部。

  “海菱、海菱,念在咱們往日的母女之情,你救救我、救救我!”董夫人驚慌失措地掙扎著。

  海菱面露感傷地啟口,“大娘,我們之間有過母女之情嗎?這些年來,你只不過是把我當成一名可以差遣呼喝的下人而已。”

  “我錯了、我錯了,大娘以后一定拿你當親生女兒看待,你救救我,我不想死啊!”被拖到門口,還不死心地再向她求饒。

  “大娘,你不想死,難道別人就該死嗎?若非王爺及時趕來救我,那火場里就多添兩條無辜的人命了。”海菱說完這句話,便轉過身子,不忍心再看她凄厲的臉孔。

  “海菱、海菱……”

  鄂爾不讓她再呼號,揮手命侍衛堵住董夫人的嘴,將她押走。

  綿昱摟住海菱,低聲安慰,“這是她們罪有應得,別為這種人難過了。”

  “嗯。噫?這是……”她看見他從懷里取出一枚玉鐲,戴進她的手腕。

  “這是暖玉,據說冬天戴著,可以暖著身子,手腳就不會再冷冰冰了。”

  “謝謝。”海菱旋即展顏而笑。雖然沒有憐惜她的親人,但是她有一個寵愛著她的丈夫,這就夠了。驀地想起一事,她連忙問:“對了,太后要看的那出貴妃醉酒的戲,你找好了唱戲的主角兒了嗎?再過兩日便是太后的壽誕了。”太后今早還特地差人再上門來提醒。

  “……找好了。我上次要你找個借口不進宮,你還記得吧?”

  “嗯,記得。”她隱隱覺得夫君似乎有什么事隱瞞著她,但他既不肯說,她也不便再探問。

  ***  鳳鳴軒獨家制作  ***  bbs.fmx.cn  ***

  “海島冰輪初轉騰,見玉兔,玉兔又東升。那冰輪離海島,乾坤分外明……”

  慈寧宮搭起的戲臺子,此刻正上演著一出貴妃醉酒的戲碼。

  這是一出“一個人鬧滿臺”的戲,述說的是楊貴妃在良宵美景下,等待君王的駕臨,要共度浪漫的夜晚時,卻得知君王早已到梅妃那里過夜了,她感到憤怒與失望,因而喝醉了酒。

  飾演楊貴妃的角兒,手持一把折扇,不論唱腔還是扮相、身段,直把楊貴妃風華絕代、雍容華貴的氣度演得絲絲入扣。

  臺子下看戲的眾人目不轉睛地盯著那名貴妃看,舍不得眨一下眼,就怕漏看她那迷人心魂、扣人心弦的一顰一笑。

  被召進宮,此刻正坐在戲臺前,陪在太后身邊的海菱也看癡了眼。

  “如何?本宮就說這角兒唱得極好吧。”太后微笑地瞅著她。

  “是呀,不論扮相或是唱腔都好得沒話說。”只是不知為什么,她覺得那扮成貴妃的角兒,投來這邊的眼神好似有點不悅……現下又見她射來兩道惱怒的冷芒,海菱不禁打了個寒顫,心忖不知自個是哪兒得罪她了。

  “知道那貴妃是誰扮的嗎?”太后笑吟吟的問。

  “不知。”但應該是很有名的角兒吧,先前她被太后派去的轎子接進宮里,就看見有不少人等在這兒,大伙都興高采烈地談論著待會要上演的戲碼,連皇上都興致勃勃地坐在臺下等著了呢。

  還說什么有兩年沒看見這出貴妃醉酒了,再也找不到有人扮貴妃的模樣能勝過那角兒。

  說來還真巧,那角兒的名字的念法居然同她夫君相似。

  “只是太后,我總覺得那貴妃的眼神,我好像在哪兒見過。”

  “是嗎?”見她仍渾然不覺,太后莞爾一笑,“你昨兒個推說有病不進宮了,可是綿昱授意的?”

  “這……”她遲疑著不敢承認,怕太后怪罪于他。

  太后慈愛地接著問:“你可知綿昱為何不讓你進宮嗎?”

  見太后沒有責怪之意,海菱才坦然告之,“他說太后壽誕,文武百官會齊來朝賀,怕我不習慣這場面。”

  “其實并不是因為這原因,待會你便知道了。”

  她再看了一會臺上的戲,總覺得愈看那名扮成貴妃的角兒,似乎愈有種莫名的熟悉感,好像……好像是她的夫君。

  但不可能吧,綿昱怎么可能扮成戲旦?

  她再仔細望著那張嬌艷、化著濃妝的臉,與印象中綿昱那張俊媚的臉孔,慢慢重疊在一起……嗯,真的愈看愈像了。

  她心頭驀然一動,驚呼,“啊,太后,那貴妃莫非是……綿昱扮的?”

  “呵呵呵,你到底還是看出來了呀。”

  “真的是他?”海菱難以置信的一呆。

  “這就是他為何不肯讓你進宮的原因了。”

  “原來是這樣呀。”她怔了會,便失聲笑道。原來他是不想讓自己看見他扮成女人的模樣啊。“我都不知他竟會唱戲,還唱得這般好呢。”

  太后懷念的說起往事,“本宮愛聽戲,宮里常請人來唱戲,綿昱在這慈寧宮里長大,從小便耳濡目染,加上他又極有天份,這戲唱得好極了,尤其是他扮成女旦時,那模樣簡直比女人還像女人,可這孩子啊,十四歲以后就不肯再扮成女旦了,只有在本宮壽辰時他才肯破例。”

  海菱想了想,說道:“太后一手拉拔他長大,您對他而言,有如慈愛的母親,所以他總在您壽辰這天,為博您開心而扮成女旦。”

  “是呀,這孩子確實是挺孝順本宮的。”瞥見她腕上的鐲子,太后撩起衣袖,露出自己腕上那只溫潤的玉鐲。

  海菱見了,訝道:“咦,和我這只是一樣的!”

  “這是他送給本宮的壽禮,他在替本宮套上時說,這鐲子世上只有兩只,他分別把這兩只鐲子送給他最看重的兩名女子。”

  聽見太后的話,海菱胸口涌起一股熱氣,感動得眼眶泛紅。

  太后執起她的手,接著說:“海菱啊,本宮這就把綿昱托付給你了,今后請你一定要好好照顧他。”

  “我會的,我會的。”她含著淚,唇瓣噙著笑承諾。

  太后再提點她一句話,“這夫妻之間啊,要彼此敬愛,而非敬畏,才能長久恩愛。”

  聞言,海菱怔了怔,須臾便領會了太后的意思,太后是要她尊敬且愛惜她的丈夫,而非對他心存畏懼。

  “海菱明白了,謝謝太后!”她對這位尊貴的婦人滿心感激,當初若非有太后做主,她恐怕無法嫁給綿昱,進而得到如此疼愛她的好夫婿。

  見她領略了自己的話意后,太后會心一笑,專心看向臺上的楊貴妃,此刻婉轉優美的聲音正唱到第二段。

  “長空雁,雁兒飛,哎呀雁兒啊,雁兒并飛騰,聞奴的聲音落花蔭,這景色撩人欲醉,不覺來到百花亭……

  “楊玉環今宵如夢里,想當初你進宮之時,萬歲是何等待你,何等愛你,到如今一旦無情,明夸暗棄,難道說從今后兩分離……

  “惱恨李三郎,竟自把奴撇,撇得奴挨長夜,只落得冷冷清清回宮去也……”

  她喝得醺然欲醉,蓮足踩著凌亂的步伐,臥魚嗅花,銜杯時的鷂子翻身與下腰的身段,讓眾人看得如癡如醉。

  一曲唱罷,臺下眾人仍被她絕世的神采給迷得神魂顛倒,誰知那扮演貴妃的角兒卻丟下頭上的鳳冠,大刺刺地跳下臺來,直接走到海菱面前,不由分說地拉起她。

  “你跟我來。”

  海菱愣愣地跟著綿昱走到庭苑一隅。

  “我不是要你不準進宮嗎?”她竟膽敢違背他的意思跑進宮里了?!

  “我是回絕了太后,可她還是派了轎子來府里接我,所以我才……”瞅著他那張帶著怒容的絕美臉蛋,她看得舍不得眨眼,小嘴兒漾著贊嘆的笑意。
 
 
 

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說 彩票30选5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