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香彌 > 笨福晉 >
繁體中文 上一頁  笨福晉目錄  下一頁


笨福晉 page 3 作者:香彌

   
  “這是你繡的?”那拙劣的手藝,讓人忍不住想唾棄。

  “……是。”她絞著手,一臉畏怯憨傻的瞪大眼,瞅著那位發問的官員。

  “那……你會撫琴嗎?”

  “不會。”

  “下棋?”

  “不會。”

  “吟詩?”

  “不會。”

  “作畫?”

  “不會。”

  “那……你究竟會什么?”

  海菱囁嚅了會,這才慢吞吞的出聲,“我……我會洗衣,呃,還會擦地,也會打掃。”

  她這些話一出口,頓時引來數聲訕笑。這是在選秀女,又不是在選婢女!

  負責選秀的官員與內監公公低聲交談,不一會兒便有了決定。

  “這個就撂牌子吧。”撂牌子即是將寫有應選秀女姓名的木牌歸還給她,這即意味沒被選上,將會被送出宮去。

  一名太監忽然附在內監公公的耳邊說了幾句話,那名內監公公再望了她一眼,沉吟了下,說道:“看起來是挺乖巧的,好吧,就依你所言把她帶過去吧。”

  “你跟我來。”太監對她招招手。

  海菱一臉錯愕。不會吧?難道她被選上了

  ***  鳳鳴軒獨家制作  ***  bbs.fmx.cn  ***

  “噫,綿昱,你怎么不走了?”見正要一同進宮的綿昱突然駐足停步,十五阿哥納悶地回頭問。

  “那個女孩……”他轉身望著前方正在舉行的選秀,有名秀女跌了一大跤,惹來眾人的嘲笑,也吸引了他的目光,他的眸中疾掠過一抹驚喜。他上次果然沒有看錯,真是她!

  “什么女孩?”聞言,十五阿哥循著他的視線望過去,“哦,你說那里呀,戶部和內監正在挑選秀女,聽說今年選上的秀女,皇上將指給還未娶妻的親王、貝勒與貝子們。”

  “是嗎?”綿昱漫不在乎地應道。

  “對了,我還聽說禮親王曾向皇阿瑪提過,想將他府上的五格格許配給你。”

  “我不要。”他厭惡地拒絕。一個念頭頓時閃過腦中,他眸子輕瞇下,為這一閃而逝的想法吃了一驚,接著唇畔便勾起肆意的一笑。有何不可?與其要他去娶一個自己看不上眼的女人,還不如娶一個能夠被他惦記在心上的女人。

  “若是皇阿瑪允了禮親王,那可就由不得你說不要了。”十五阿哥事不關己的悠閑笑道。

  綿昱冷哼一聲。他不想要的,誰也勉強不了他。

  “綿昱,瞧你一直望著那里,莫非你看上了誰?”見他的眼神一直望向對面,十五阿哥好奇地問,忍不住也朝選秀那頭瞥去了幾眼,卻沒發現有特別令人驚艷的女子。

  “沒有。”他不動聲色地收回眼神。

  “那走吧,太后還在等咱們呢。”望著綿昱那張布滿虬髯的臉孔,十五阿哥回想起他以前那風采魅人的俊俏模樣,一臉懷念的笑說:“還是你原本那張臉看起來順眼多了,太后前幾日還興高采烈地同我說,真希望她的壽誕快點到,她有一年沒看到你唱那出貴妃醉酒了。”

  綿昱冷淡地打碎十五阿哥的期待,“今年太后壽誕時,我剛好不在宮里。”所以他今天才會提前進宮來向太后賀壽。

  “為什么?你要上哪去?”十五阿哥震驚得瞪大眼。

  “準噶爾。”

  “不能晚點再去嗎?再過幾日就是太后壽誕,你起碼唱完那出貴妃醉酒再走不遲。”他跟太后一樣眼巴巴的等了一年,這下他這一走,豈不是還要再等上一年。

  “軍情緊急,十五叔認為能耽誤嗎?”

  “呃……不、不行。”

  ***  鳳鳴軒獨家制作  ***  bbs.fmx.cn  ***

  煦陽從敞開的軒窗斜射進屋子里,海菱微笑地拿著撣子,仔細地撣著書架上的每一本書,清理掉沾染在上頭的灰塵。

  望著滿滿一室的書,她的嘴角愉悅地往上彎起一抹笑。

  自己這算是因禍得福吧,原以為只要裝得笨手笨腳,便不會被選為秀女,豈料她還是進了宮,只不過是當了宮女,被派來摛藻堂打掃。

  這摛藻堂正是宮里藏書的地方之一,有一屋子看都看不完的書,令她頓時轉憂為喜,打從前幾日一來到這兒,她就興奮不已。

  摸著那些書冊,海菱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,做完每日的打掃工作后,她抽出了一本書冊,悄悄躲到角落去看書。

  她垂目專注地望著手里的書卷,看得入神,渾然沒發現有人朝她走近。她專心地看著書,有一雙眼睛也靜靜的打量著她。

  見她依然沒發現自己,綿昱無聲無息地走近,唇畔揚起一絲謔笑,喝道:“可讓我找著你了,居然躲在這偷懶!”

  海菱聞言,以為是負責管理摛藻堂的大人,連忙想解釋,“不,我只是……”才說了幾個字,她便發現站在眼前的是一名陌生男子。

  他滿臉虬髯,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盯著她,看起來怪嚇人的。

  “你不是陳大人,你是誰?”

  “你不認得我了?”綿昱瞇了瞇眼,眸里有一絲不悅。他可是花了一番工夫,好不容易才找著了她,可她竟不記得自己

  她直覺地搖首,旋即想起一、兩個月前,自己曾遇上一個同樣蓄了滿臉落腮胡的男人。可那男人一身狼狽,那晚她雖沒仔細去瞧清那男人的長相,卻隱約記得那男人說話的聲音沙啞而虛弱,年紀似乎不小了,與眼前這名衣著華貴、嗓音醇柔的年輕男子不可能會是同一個人。

  “我不認識你,請讓讓!”他太靠近她了,逼近的男子氣息令她有些恐懼。

  “你當真不記得了”聞言,綿昱目露兇芒地瞪她,仿佛她不認得他是件多么罪大惡極的事。

  他的神情看來兇猙,她驚惶得想越過他出去,但她才跨出一步,手臂就被他給扯住了。

  “你想做什么?放開我!”海菱害怕地怒斥,反射地揚起手便朝他揮出。

  只聽見 的一聲脆響,她震住,他也一呆。

  這是綿昱從小到大頭一回挨耳刮子,他眸里頓掀怒色,伸手扣住她打了自己的那只手腕。

  他臉上顯而易見的恚怒表情令她駭住,見他抬起手,以為他要打她,她直覺地抬起另一手護住了臉面。

  他強勢地格開她的手,扣住她的下顎,迫她仰起臉直視著自己。

  “這輩子,從來沒有人敢這樣打我,你說,我該怎么懲治你的膽大包天?”他的嗓音很輕,語氣里卻透著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陰鷙,注視著她的目光則猶如欲噬人的火焰,灼灼地睨著她。

  她被他那詭烈的眸光看得凜然一窒,不由得屏住了氣息,所有的聲音都被鎖在咽喉,顫抖得發不出來。

  面對眼前流露出懼意的嬌顏,他眸色轉深,看著她微啟的櫻唇,像是要懲罰她似的朝她俯下了臉。

  看著那張朝自己逼近的臉孔,海菱先是一愕,接著又驚又懼地拚命掙扎,多年前的夢魘仿佛再次重現,她驚恐反抗著他無禮的侵犯。

  但他的鐵臂卻將她掙扎不停的雙手鎖在身后,另一只手則按著她的后腦,不讓她亂動。

  “噢,該死的,你敢咬我!”綿昱低咒一聲地放開她,口中霎時充滿了腥味,那是他被咬破舌頭沁出來的血。

  海菱的唇瓣也沾到了一些他的血沫,瞠大的眼里布滿驚悸,一回神后,她慌亂地想趁機逃走。

  但他大手一扯,就再將她拉回懷中,雙臂牢牢地禁錮住她。

  綿昱吐掉口里的血沫,擰眉怒嗔。“你以為打了我還咬傷我,能逃得掉嗎?”

  看他的眼神像要吃了她,她駭得瑟瑟發抖,雙手抵住他的胸口,用盡力氣想推開這個男人,然而不論她怎么使力,他總是宛如一座山似的難以撼動分毫,她顫著唇道:“你放開我!陳大人他們就在外面,只要我一叫……”
 
 
 

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說 彩票30选5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