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香彌 > 笨福晉 >
繁體中文 上一頁  笨福晉目錄  下一頁


笨福晉 page 4 作者:香彌

   
  “哼,你就算叫破嗓子,他們也沒那膽子敢進來。”他冷哼,見她嚇得發抖,眼里的怒意稍稍退去,手上略微放松力道。

  聽他這么一說,海菱掙扎得更激烈了。

  她畏懼的神色與厭憎的眼神,令他不悅地攏起眉,語含威脅地道:“你敢再動一下,我就再像剛才那樣吻你。”

  聞言,她憤怒地瞪著他。“你到底想怎么樣”自己又不認識他,他為什么要這么對她?

  “我想怎么樣?”那日在宮中再見到她,便有個念頭浮起,此刻面對著她,那個念頭更加強烈了,他蕩開一笑,低醇的嗓音宣告,“我要你當我的女人。”

  她被他狂肆的宣言惹怒了,顧不得懼意,斥道:“你休想!”

  “嘖,你生氣的模樣,可比你抖得像只蝦子似的模樣可愛多了。”綿昱說著,手指便滑上她柔細的臉龐。

  海菱憤怒地撥開他那只無禮的手。“不準碰我,拿開你的臟手!”

  對她的斥責,他不以為忤,反而饒富興味的將手掌攤開在她面前。“我的手并不臟,喏,你瞧,干凈得很,對吧?”

  “放開我!”

  他張嘴要說什么,外頭忽然傳來一聲呼喚,“爺,您在這兒嗎?”

  聽見那聲音,綿昱揚聲吩咐,“鄂爾,我在這里,你在外面等著,我待會就出去。”

  聽到里面傳來主子的聲音,鄂爾連忙應道:“是。”

  他深睇住她,輕淡的嗓音透著一股不容拒絕的霸道。“等我回來,我就會向皇上要人,你乖乖在這兒等著。”他飛快地在她唇上印上一吻,便放開她往外走。

  他臨走前撂下的話令海菱又驚又怒,她隨即憎惡地用力抹著唇瓣,想抹去留在她唇上的狂妄氣息。

  那個男人以為他是誰?憑什么這么對她?

  第二章

  一日、兩日、三日……日子在平靜中悄然流逝,什么事都沒有發生,海菱依然待在摛藻堂里當個打掃的小宮女。

  要說這安靜的日子里有什么不尋常的,便是太后曾經駕臨,隨意看了會兒書之后,隨口再問了她這小宮女幾句話便離開了。

  直到一個月后,海菱驚惶不安的心總算定下來了,心忖那些貴族的紈 子弟,身邊一定有數不清的女人,那個男人八成早就把她給忘了。

  隨著一個月、兩個月過去,她也愈來愈適應這里的生活。

  她愛看書,而這里有讀之不盡的書,所以她愛上了摛藻堂,日子就在一邊打掃一邊偷閑看書中悄然而過。

  春風融化了寒雪,轉眼間七個月過去了,她也已十六歲。

  就在她以為,日子將繼續這樣平淡而悠閑的過下去,一直到她二十五歲被放出宮時,突來的一道圣旨打破了寧靜的生活,也在宮女之間引發驚異連連──

  “天哪,海菱,你居然要成為昱貝勒的福晉了,這怎么可能?”

  “就是呀,會不會是圣旨寫錯了名字?”

  “可這上頭明明就寫著董海菱三個字呀,應該不可能有錯吧?”

  “而且這上頭寫著的是福晉耶,既不是庶福晉,也不是側福晉,是嫡福晉呢,天哪,真不敢相信!”

  “可為什么會是海菱呢?她跟咱們一樣,只不過是個宮女,又不是出身名門望族,皇上怎么可能把她指給身份尊貴的昱貝勒當福晉?”

  有人狐疑地出聲問:“海菱,你認識昱貝勒呀?”

  海菱輕輕搖首,她比那些宮女更疑惑。為何皇上會賜下這樣一道指婚圣旨?昱貝勒,究竟是誰?

  “聽說昱貝勒是皇上最器重的皇孫,也是太后最寵愛的玄孫。他驍勇善戰,立下了不少軍功,先前朝廷出征準噶爾連吃敗戰,皇上大為震怒,于是便派昱貝勒前去監軍,他一到,只花短短幾個月時間就敉平了亂事。”

  “昱貝勒他……”

  宮女們吱吱喳喳說著有關昱貝勒的事跡,但這些都沒有聽進海菱的耳里,她猶未從震驚中回神,不敢相信憑著這樣一道圣旨,已決定了她未來的命運。

  ***  鳳鳴軒獨家制作  ***  bbs.fmx.cn  ***

  金色的囍字和喜幛將寢樓內布置得喜氣洋洋,桌案上燃著的龍鳳喜燭,將室內映照得燈火通明。

  “福晉,這桌上有一壺酒、一盤半生半熟的子孫餑餑及一碗湯面,待會你與貝勒爺在飲完合巹酒后,便一人一口共吃這子孫餑餑與湯面。”喜婆對新嫁娘解釋。

  海菱端坐在床緣,輕應了聲。她身穿著吉服,頭上蓋著一條紅蓋頭,呼出的鼻息微微拂動了頭巾。

  喜婆在解釋完洞房的規矩后,便與一旁的侍婢低聲閑聊著,等待新郎進洞房。

  海菱絞著喜帕,極力按捺著想逃跑的沖動,緊張得雙手的掌心都被沁出的汗水給浸濕了。

  想起當爹得知皇上竟將她指給昱貝勒為福晉時,那驚喜得闔不攏嘴的樣子──

  “爹果然沒有看錯你,還是你有出息,不像你姊姊那死丫頭,竟然跟常弘那混小子跑了。”

  “姊姊跟常弘表哥跑了這是什么時候的事?”

  “就在你進宮三個月后,人家昌貝子看上了那死丫頭,說要收她當庶福晉,她不肯,就在你大娘的袒護下跟常弘那混帳私奔了,真是氣死我了!還好你爭氣,皇上居然把你指給了昱貝勒當福晉,呵呵,這可比當昌貝子的庶福晉要體面太多了,真是我的乖女兒……”

  想起前幾天爹告訴她的這些事,海菱輕咬著唇。姊姊跟常弘表哥情投意合,爹要她嫁給昌貝子,也難怪她不愿意。

  在大娘的驕縱溺寵下,姊姊一向我行我素,想做什么便做什么,壓根不管旁人怎么說。

  現下姊姊與常弘表哥在一塊,一定過得很……幸福吧?常弘表哥對姊姊那么癡情,一定會很寵她的……

  她胸口泛起一陣苦澀,黯然的閉上眼。常弘表哥的心里從來就沒有過她,他第一眼看見姊姊時就對姊姊一見鐘情,現下更不惜帶姊姊私奔,她還癡想什么呢?

  就在海菱想著心事時,寢樓的門被人推開了。

  喜婆與侍婢連忙恭敬的福身喚道:“貝勒爺。”

  新郎倌揮手遣退她們,接著他走向床榻,用秤棍挑開紅蓋頭。

  四目相望,她愣了愣,錯愕地脫口叫道:“是你”天哪,七、八個月前在摛藻堂調戲她的那個男人,竟然就是昱貝勒!

  見她滿臉驚詫,綿昱低笑一聲,“我說過要你當我的女人,說到便會做到。”

  她貝齒輕咬著下唇,情緒驀然緊繃了起來,想到今夜便是他們的洞房花燭夜,她必須要與他在這房里獨處一宿,身子便隱隱瑟縮了下。

  “你究竟……為什么非要我不可?”她忍不住問出盤旋在心頭多日的疑惑。

  她不明白,他們只不過是見過一面而已,他為何竟想娶她這個身份地位與他如此不相稱的女子為福晉,憑他的身份,多得是與他門當戶對的女子可選擇呀。

  “為什么?”綿昱諱莫如深地凝視著她。只因為他從未如此惦記過一個女人,自第一次遇見她之后,她的身影仿佛在他心頭扎了根似的,令他念念難忘。

  但這樣的事,他并不想讓她知道,于是輕描淡寫地一語帶過,“因為我們有緣。你餓了吧?過去吃些東西。”他伸手要扶起她,可她卻避開了他伸過去的手。

  見她似在抗拒自己的碰觸,他微蹙了下眉峰。

  海菱自行走到桌前。

  綿昱也徐徐踱步過去。

  他倒了兩杯酒,把其中一杯遞給她,他淺酌一口后,將自己手上飲剩的那杯交給她,再從她手上取過她啜了一口的那杯,一飲而盡。
 
 
 

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說 彩票30选5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