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香彌 > 笨福晉 >
繁體中文 上一頁  笨福晉目錄  下一頁


笨福晉 page 8 作者:香彌

   
  接過藥碗,綿昱含了一口藥在嘴里,然后掰開海菱緊閉的牙關,一小口一小口的哺進去。

  有些藥順著她的嘴滑進喉嚨里,有些藥從她的嘴邊流出來。

  他用衣袖擦去她嘴邊的藥汁,繼續捺著性子小心喂著,好不容易終于喂完一碗藥湯,他將空碗遞給珠兒。“再去端一碗藥來。”

  站在一旁看呆了的珠兒愣了愣。“咦?可是太醫說,每次只要服食一碗藥即可……”

  “你沒瞧見有一半的藥都流出來了嗎?”

  “啊,是,奴婢這就再去端一碗藥過來。”臨走前,她回頭再瞥一眼房內仍擁著福晉的主子,心頭隱約明白了一件事。

  其實貝勒爺非常非常看重福晉,所以即使福晉之前做了那么多惹他生氣的事,他雖然氣惱,卻始終不曾大聲責備過她。

  原本瑟瑟發抖的海菱,身子已漸漸平靜下來。好像有什么東西流進她的體內,暖暖的,讓她冰冷的身子有些暖和起來了……

  啊,她快不能呼吸了,是誰把她勒住了,快放開她!

  “你不會有事的,沒有我的允許,我不準你死,聽到沒有,不準!”看著昏迷不醒的人,綿昱緊緊抱住她,沉痛地喝道。

  是誰在她耳邊吼叫?震得她耳朵好痛!

  “你給我醒來、快點醒來!”

  不要再吼了,耳朵真的好痛!

  “貝、貝勒爺,藥端來了。”來到房門口,便聽到房里那沙啞的嘶吼聲,珠兒頓了下,這才舉步走進來。

  也難怪貝勒爺這么擔心,福晉已經整整昏迷兩天了,太醫還說,福晉若過兩日再不醒來,可能就……

  “貝勒爺,您放心吧,福晉一定不會有事的。”

  綿昱沒說話,接過藥,繼續用嘴哺喂著海菱。

  啊,好痛,是誰、誰在偷咬她的嘴?

  見他喂完藥,珠兒走到床邊,提議道:“貝勒爺,我來替福晉按按人中穴吧,我剛聽人說,這么做或許能讓福晉早點清醒。”

  “是嗎?我來。”他眼中乍現一絲希望,便動手按了起來。

  啊,痛、痛,不要再按了,好痛好痛,是誰這樣狠心凌虐她?

  “咦,貝勒爺,您看福晉的眼角濕濕的!”珠兒吃驚的指著海菱濡濕的眼角。

  綿昱凝眸細看,更加使力按著她的人中穴。

  不要再按了,真的好痛!

  珠兒終于看不下去了,忍不住出聲,“貝勒爺,您、您好像按得太大力了,福晉的人中穴都被您按得瘀青紅腫了。”

  綿昱這才罷手。

  呼,終于不痛了,不要以為她脾氣好就敢欺負她,要是讓她知道是誰這么凌虐自己,她一定、一定要報這個仇……

  有股暖意包圍著她,讓她覺得舒服了些,意識漸漸再飄散……

  ***  鳳鳴軒獨家制作  ***  bbs.fmx.cn  ***

  好溫暖。

  耳邊傳來卜通卜通的沉穩節奏,催得她睡得更沉了,覺得這一覺睡得好滿足,好像有好一陣子沒睡得這么熟了。

  她不想醒來,可是有什么東西一直搔著她的臉兒,弄得她好癢,迫不得已只好掀開了眼瞼。

  映入瞳中的光線,令她瞇起了眸子,她睫羽輕輕扇動了幾下,等適應了光亮,這才緩緩睜開眼。

  這里是……寢房,那她耳邊卜通卜通的聲音是什么呢?

  她微微抬首,赫然發覺自己被一個人摟著,而那聲音就是從這人的胸膛里傳來的,是……那人的心跳聲。

  她接著發現,那輕搔著自己臉孔的東西,是一條墨色的發辮,她的視線再往上移,看見了一張臉。

  認出那張俊媚的臉是屬于她夫婿的,她愕然一驚,接著便發現他閉著眼,臉上的神色透著掩不住的疲憊。

  他看起來似乎很累,白皙的下顎冒出了些胡碴子來,似乎有幾天沒刮了,她不由得想起他滿臉胡須的模樣,猜想留到滿臉落腮胡要多久的時間……

  等等,他那滿臉胡須的臉……進宮之前她好像曾經在哪見過!

  她斂眉凝目地仔細回想。是在哪兒呢?

  在……啊,她和姊姊一塊去探訪生病的姑母,回程時馬車的車輪在半途壞了,姊姊讓她去撿干柴的那夜。

  原來是他!

  海菱怔怔地望住了他。莫非便是因為這個原因,所以他才會娶她為福晉嗎?

  他這是想……報恩

  綿昱一睜開眼,便迎上她驚愕的眼神,立刻驚喜地道:“你終于醒了!”

  “你……”她想出聲,卻發現喉嚨異常的干啞,身子也十分虛弱。

  老天,在她身上發生了什么事嗎?她怎么會連移動身子的力氣都沒有。

  見她蠕動著唇瓣卻發不出聲音來,他問:“你是不是想喝水?我讓珠兒倒給你。”不等她回應,他就張口喚道:“珠兒,福晉醒了,快倒杯茶過來。”

  正在一旁打盹的珠兒聞聲,連忙慌張地張開眼。“啊,福晉醒了!”

  “還不快倒杯茶來。”

  “是,奴婢這就倒。”珠兒咚咚咚的奔至花廳倒了杯茶來。

  接過珠兒倒來的茶水,綿昱一小口一小口的喂她飲下。

  “還杵著做什么,去請太醫過來!”

  一旁的珠兒看著他溫柔的模樣看傻了眼,直到聽到他的吩咐,這才回神。

  “哦,是,奴婢這就去。”珠兒收回看呆的眼神,匆忙跑出去。

  海菱想離開他的懷里,卻又矛盾的發覺他的懷抱好溫暖,她有些舍不得離開。他這樣抱著自己多久了?為什么她的身子竟會貪戀起他的溫暖?

  “我怎么會一點力氣都沒有?”干澀的喉嚨得到滋潤,她終于恢復了些聲音。

  “你跌入池子里溺水了。”綿昱回答,眼里疾掠過一絲陰狠。

  “我跌入池子……”她瞇眸想了想,這才記起落水前的事,“是誰救了我的?珠兒嗎?”

  “珠兒不會泅水,她看見你跌進池子里,連忙去叫來侍衛把你救起來。”他靠著床柱而坐,讓海菱舒服地偎在他懷里,語氣有絲森寒地問:“你怎么會跌進池子里?”

  “是……”她微頓了下,及時打住就要脫口而出的話,改口說:“我不小心跌下去的。”

  “你撒謊,分明是五格格推你下去的。”對她竟想隱瞞這件事,他感到微怒,“你知不知道你在鬼門關前繞了一圈,差點就沒命了!”

  太醫說倘若她明日再不醒來,便救不回來了。一想到她將就此香消玉殞,他的胸口便仿佛被人狠狠擰住了般,緊窒得快無法呼吸。

  所以這幾日來他一直抱著她,不停地在她耳邊說著話,用盡一切辦法想讓她醒過來,不允許她就這樣離開他。

  “我……”望著他那毫不掩飾的關切眼神,她的胸口驀然一熱,“是我自己沒站穩,不是五格格故意推我的。”

  “她差點害死你,你還想袒護她?”綿昱怒道。

  她搖頭,憶起醒來時想起的事,連忙問:“是你對不對?那夜被我領到山洞去躲避盜匪追殺的就是你吧?”

  “你想起來了?”他眼露驚喜,但海菱接下來的話卻澆了他一盆冷水──

  “你真的是那個大叔?”

  他挑了挑眉。“我究竟哪一點像大叔了?”他才二十四歲好不好,雖然長了她八歲,但還沒老到要被她叫大叔吧。

  見他一臉不滿的表情,她忍不住想笑,“那夜由于我很害怕,所以沒有仔細看過你,只知道你留了滿臉的胡須,模樣很狼狽,加上聲音沙啞,聽起來有些虛弱,所以我才以為你年紀不小了。”她接著問:“你娶我是為了要報恩?”

  他淡哼一聲,“報恩的方法很多,我沒必要拿自己的婚姻大事來報答你。”

  “那是為什么?”這樣她就不懂了,彼此的身份相差懸殊,他為何執意要娶她為福晉?
 
 
 

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說 彩票30选5开奖结果